《中国与中国人影像》

前前后后花了28天读完了《中国与中国人影像》,感触颇多,于是写下此文记录我刚读完的感受。

先来介绍作者:

约翰·汤姆逊(John Thomson,1837-1921),苏格兰摄影家、地理学家、旅行家,纪实摄影领域的先去,是最早来远东旅行、并用照片记录各地人文风俗和自然景观的摄影师之一。1867-1872年间,约翰·汤姆逊足迹遍布中国南北各地。

约翰·汤姆逊当年行走的路线如下:

香港——广州——台湾——汕头和潮州府——厦门——上海——宁波——沿着长江逆流而上至夔州府——芝罘——白河——天津——北京。

整套书原版是分为四卷,中文翻译版合成了一本书。这本书就像是现代版的Instagram,作者每一章节文字都会配上一些图片,图片是对文字的补充。这本书涉及面极广,上至恭亲王李鸿章等重臣,下至街头巷尾的乞丐苦力,不时描写中国的自然风光及传统建筑,还有各种民俗等。

里面有一些记录让我大开眼界:

  1. 裹脚的结果是大拇指与脚跟贴在一起,因为缠足的布带捆绑时间过长,所以三寸金莲味道很不好。旗人女子和需要劳作的汉人女子是不缠足的。也就是说,只有汉族的大家闺秀才会小时候被父母缠足。
  2. 大家闺秀的发型整理起来很费时间,所以她们大多数是一周内洗一两次头,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了保持发型而使用很高的枕头,对颈椎很不好。
  3. 作者描写福州的一个“马快”,孤陋寡闻的我一开始以为是作者听错了,把“捕快”记成了“马快”,实际上“马快”就是“捕快”的意思。这位马快表面上平时负责在一个城区抓贼,实际上他就是本地贼王,平民百姓想要找回失物,需要“进贡”失物价值30%~80%的费用。如果不进贡,那么失物就会由小偷上缴一部分给这位马快,否则这位小偷就会被抓紧牢里。
  4. “广州的绅士”提到一名全年合法收入为22英镑的官员额外收入(受贿与勒索)可以超过1000英镑。
  5. 民间存在很多十分专业的手艺人,通过两块银币碰撞的声音识别银币真伪及含量的买办手下,利用水濑捕鱼的渔民,会看眼病的理发师,景德镇的窑工等等。
  6. 北京的钟楼是通过敲钟传达帝王的命令,鼓楼则是用来报时的。
  7. 作者在北京古玩店遇到的商人欺骗的方式与当今一模一样。
  8. 有些和尚化缘会采用比较极端的自虐方式,作者提到了两个例子。一是两个和尚抬了顶轿子,轿子里面站了一位和尚,和尚被钉子包围动弹不得,那两位抬轿的和尚化缘时跟施主说这里面的和尚是为了施主而受苦,施主你忍心看他受苦嘛?解决办法很简单,让施主们花高价钱买那些钉子。另一件是有一个破旧的寺庙有一个活人墓,一个和尚把自己锁在只有一个窗口的砖房内,香客们如果不集齐足够修缮寺庙的钱他就一直不出来。这种自虐的方式真是让人感到诧异。
  9. 律法的执行完全看审判者的意思,只要花得起钱就可以将罪犯弄出来。但是那些没钱的罪犯,就会受到“正义的审判”。我印象很深的一项惩罚措施是把人放进一个笼子内,头部要在笼子外,笼子的高度略高于犯人下巴到地面的高度,这样犯人要么就是一直踮着脚,要么就把下巴挂住。《捉妖记》里面提到了将妖怪倒挂,让其血充满其中一个耳朵,那样耳朵才足够鲜美。
  10. 中式建筑始终透表达着隐私这一概念,常见的大家院落往往只有两个门——正门和后门,正门是“唯一”的出入口,正门看过去院子内会有一个屏风挡住视野,往后就是会客厅,再往后就是本家人才能涉足的领域。大家闺秀在家里有客人的情况下不能随意走动,基本被局限在自己的闺房。

透过这些镜头,可以明显的看出,当时的大清朝的社会阶层划分是极其明显的。腐败现象也是大家习以为常。

约翰·汤姆逊历经5年的时间游历了大江南北,我能想象当时的艰辛,跋山涉水,扛着设备,要努力说服被拍摄者允许其拍摄,他就是一个社会学研究者。他让我想起了两个人截然不同的人,一位是Tom Anderson,MySpace的创始人,当年拿了6亿美金之后开始探索全世界。这两年重回大众视野是因为他开通了Instagram,po了许多照片,这些照片绝大多数都加了滤镜。也许多年以后他安顿好,会写一本书,记录自己的旅行。另一位是马宏杰,我是通过《西部招妻》才知道他,个人很喜欢他的记录方式。

约翰·汤姆逊和马宏杰的共同特点是用照片记录的同时,会描写被记录人物的行为方式及思维方式或者心理。让一张照片不仅仅是一张照片,而是一个缩影。

我平时跟人闲聊时也会聊很多自己的观察体验,将来某一天,财务自由了,说不定我会在这个blog内连载我的纪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