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契约的修订

几年前写了一篇《如果亲密关系成为有时限的契约》,此文提出要将一段亲密关系提前设置时间限制,以此来让双方更好的去享受这一段关系。那一篇文章内容起草于2014年的夏天,时至今日,我也经历了一些亲密关系,对亲密关系有了新的思考。正好今晚看了《后来的我们》,略有感悟,于是就写出来。

对于大部分亲密关系而言,阶段的划分不具有可操作性

旧文撰写的时候,我还在上大学,彼时观察到更多的是校园恋情,那个时候毕业就分手、异地就分手等比较常见,所以我根据那个时候的情况提出了「预先设定结束期限的恋爱」,在那个阶段,学生毕业、出国or到外地工作的时间节点都是可以预知,且变化不会很大。

参加工作后的这几年,绝大多数同龄人和我一样处于略迷茫的状态,生活没有安定,工作可能经常在变动,甚至可能在高房价的压力下犹豫是否要更换奋斗的城市。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我们对现在所处的阶段何时结束是没有明确认知的。《后来的我们》里井柏然对周冬雨说「新的一年开始了,我们穷的日子也开始倒计时了,最多三年,我们就能过上好日子」。但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这样的阶段要持续多久。这和读书的时候不一样,教育有明确的年限规划,而步入社会后每个人生活的方式是没有固定套路的。就像现在的我,还是没想清楚是否要继续在深圳,或者回北京,亦或者换一个新的地方。

现阶段的我们,未来有一切的可能,因此我们更加难以抉择,没办法像国家机器那样制定五年计划。我们人生的阶段,在当下是不可能预知的,也许只有我们在人生的终点,回首这辈子,才能下论断人生的不同阶段是如何划分的。

既然不可预知阶段的划分,那就多做微调

一般合同签订的时候,都会约定不定期协商调整条款,这是为了更好地进行双方合作,保护双方利益。

在一段亲密关系内,参与其中的双方的感觉和心境是动态变化的。尤其是现在的中国,更加强调自我个体的精神独立,人们会更多地聆听内心的声音。加上外部环境作为一个变量会不断输入到亲密关系之中,因此两个人可以约定好触发协商的条件,例如:从时间维度出发,每隔三个月进行一次深度聊天,双方同步下心里的想法,然后做出新的决定。从客观条件出发,遇到特定的重大事件时,进行协商。从主观事件出发,例如双方发生冷战超过3天,就必须要同意暂时性抛开情绪进行协商等等。

上述内容简化来讲,就是要建立一套双方同意且愿意执行的沟通机制,我观察到的情侣们,基本没有这样的沟通机制(有可能是我采样的方式不对)。

认真说告别

很多关系里,相遇是很美的,而结束则是很不堪,或者说很让双方遗憾的。表白的时候很注重形式和结果,分手的时候则似乎躲起来就这样冷却。

当就这样双方逐渐冷下来,缺少一个正式性的告别时,至少其中一方会对此留下遗憾,甚至耿耿于怀,心心念想另一个。认真说告别,对双方都是一件很有仪式感,而且很有效果的事情。具体的办法,两个人自行协商。

年初的时候,我跟分手很久的ex进行了一次这样的告别,两个人都释怀了,开开心心的聊着天,衷心地祝福对方早日独立,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模样。这件事让我意识到认真的告别是很有必要的。


大道理我知道很多,自认为懂得也很多。在亲密关系的处理上,我只是会讲理论,真正的实践,水平还是很差的。不过还好,我没有后悔过。

深夜的结尾,祝福所有人每一段亲密关系都能善始善终,获得幸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