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投资·自适应

(一)

“化妆”和“化装”的区别,可能是我那个年代高中语文的常考题。它们读音相同,却作两种写法,那么意义上必有差异,这是关乎理性的信仰——除了“唯一”和“维一”这样确实没什么区别的之外。事实上,卫道者认为即使仅凭望文生义,此处的区别也是明了的,两者行为相似,目的不同。“女为悦己者容”,化妆是对五官的修饰,以使其更具吸引力;虽然化装也是对五官的修饰,但大概是不想让人认出自己,夹着尾巴逃跑之前做的事。

可是毛主席早发现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似乎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化妆,目的偏向了让人认不出自己。这样一来,“化妆”和“化装”的区别就愈发模糊了。核心都是装。

把自己装成一个似乎不是自己的人,这在哲学上就极富挑战性。如果女神不中意我,我就装成李敏镐,装成宋仲基,但是之后即使女神中意上我,还要处理“如何说服自己装成的那个人是自己”的问题。

一个能使得问题稍简化的方案可能是,并不装成某个特定的人,而是装成某个不存在的人,一个概念上的人,一个人类的平均。因为研究表明对称的、平均的脸孔最具吸引力。韩国在这方面走在我们前面,所以我们看到一组明星时,并不会说A长得像B,或者B长得像A,而是说他们长得都,一,样。

(二)

近日逛脸书,看到有朋友分享香港一个公众号的内容——人生就是一场投资。

这话原理上当然没错,用投资的世界观看时间,看娱乐,看工作,看朋友,莫不可以说成是投资。用玩世和犬儒的观点看,人生也可以是一场戏。当然人生也可以是一种修行,一种冒险。你们都有道理。

我不喜欢这句话的地方在于一个“就”字。如果说“人生是一场投资”就很好。多了一个“就”字,仿佛在给予肯定语气的同时也排除了其他的可能性,除了绝望和享受没有拒绝的选项。不过似乎不应如此苛责,因为在香港,最容易想到的人生,还是投资。

(三)

我们在适应一种数字化的生活。我所指的不是覆盖地表三十公里的微波讯号或者代替周围环境的虚拟现实,而是人成为一个数字,除此之外别无他物。这带来了一些十分理想的性质,例如人,成为了均匀的,同质的,甚至可加的。例如失去四个人的悲伤是失去两个人的悲伤的两倍,精准明白。又例如昨天在河北发生的热点问题,讨论的人多了,政府自然重视,不过重视的是数字,别无他物。

  1. 「人生就是一场投资」

    郭富城在《天亮之前》里面说了一句:「人生就像是一场赌博」,当时听到这句话,我就发现他用的是「就像是」,而不是「就是」,纯粹把这个当做一个比喻句,这潜在的含义就是人生还可以像其他的东西。

    无论怎么比喻,「人生」就是「人生」,内涵很复杂,完全不是一个特定词语所能描述的。

    这就像是你第三部分提到的,人被数字化,同样的,「人生」也被不断地简化成一个词语、一个场景。

    要能深切体会到别人的感受,是很难的事情,即使是你的双亲、你的挚爱,你也很难做到一直做到「感同身受」。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忽视别人的感受,只考虑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