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传统

在鹏城谈生意,似乎每个老板的办公室都备有一套茶具,我最早见到这种饮茶方式,是在本科读书的时候,班里一个很早就去参加实习的同学有次出差回来带了一套福建的茶具。从那以后,每次假期我去他宿舍跟他闲聊,他都会给我沏上一壶茶,表演一番正宗的福建茶道,这估摸大约需要20分钟才能真正喝到茶,其中最费时间的是一开始的烧开水过程。现在见到的茶具,都是用桶装纯净水通过虹吸工具直接连接到烧水壶,既省去了走路去厨房接水的时间,也保证了水的质量,虽然比不上雪山泉水,好歹是有牌子的矿泉水。生意好的老板,烧水壶是常常有开水的,去了,寒暄一下,坐下来,说两句,就可以开始喝茶了。

这边的创业公司,只要有办公室,就必须要先弄一套好看的茶具摆在办公室最显眼的位置。似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种「传统的待客之道」,并无不妥。说起来中国确实很早就有喝茶的风俗,只是以前喝茶是否有现在这么多的讲究,这点有待考证。

当一个概念或者行为被当做是「传统」时,极少会有人去质疑其合理性和必要性。因为大家年纪越长,就越容易相信「传统」的力量,自然越容易去维护和践行传统。前段时间新海诚推出的新电影《你的名字》中有一个细节,世代守护神社的女主家族在两百年前的一场大火中丢失了很多重要卷宗,因此很多仪式的意义渐渐被遗忘,只剩下仪式的形式代代相传,最终这个仪式间接拯救了全村人的性命。而这个仪式能持续下去,就是依赖于女主的外婆对「传统」的坚持。

「传统」的潜在力量十分强大,那么如何才能造就「传统」?

王明珂在《华夏边缘》中提到一个概念——历史记忆,这个概念指的是一个群体的人类对过去发生的事情的记忆,这个记忆不是一尘不变的。参见我的上一篇blog《疆土边界与国家边界》,群体的记忆并不代表是真实的历史,真实的历史是客观存在的,即使是不可被修改的(我个人倾向于时间线一旦被干扰会新生成一条线,原来的线会保留)。每个时代的人类能接触到的历史,其实都只是「历史记忆」,而非「真实的历史」。即使是考古学家去挖掘某些文物,那些文物极大可能也是它们的所有者按照他们的预期而设置的问题。就像我现在写下的这篇blog,也是「我想」让你们以及未来的人类所看到的。除了考古学家,普通人类接触历史都是通过「教育」的形式来了解历史。简单来讲,一个群体(无论是主观集合还是客观集合)会为了当下时刻的利益而修改「历史记忆」,从而实现群体的延续和利益获得。这就像是「成王败寇」,历史由「胜者」去书写,而这个「胜者」未必是「成王败寇」中的「成王」,因为客观世界发生的事情是会影响历史的进程,「成王」撰写的「历史记忆」极有可能被客观世界摧毁,而「胜者」的「历史记忆」可能因为某些原因而保留,在「胜者」的现世不被认可的「历史记忆」,也许会在千万年后被挖掘出来,从而成为对「胜者」的现世的「历史记忆」。

在这里我需要说明的是,我写上一段话,并没有带有任何的情感倾向,即使上述的某些词语是自带情感倾向的。我不认为为了利益修改「历史记忆」是可耻的事情,也不是可以被称赞的事情。

对于广告和传媒从业者而言,如果能让一个概念或者行为成为新时代的「传统」,他们就能获得极大的权利、财富和声望。大家可以参见FLA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