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寂静岭

2015年的最后一天,我从南方飞回帝都,这是三个月前就定好了机票,打算在帝都这个待了四年的地方跨年。一下飞机,虽然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备,但着实吓了我一跳。

好在来之前就跟前舍友打好了招呼,在三元桥碰面,开口说话前他递给我一个3M的N95口罩。十号线依旧手机信号不好,但这不妨碍整车的人低头玩手机,右边上站立的大叔在玩一个消除游戏,左边站的妹纸则是在看芈月传。

晚上原本打算出来唱K,理由是2014年的最后一晚也是在同一家KTV唱K度过的。很多小伙伴都在朋友圈点赞并说要约出来一起跨年,但因为我约的时间太晚,而且北京确实很冷,出来的小伙伴只有三四个,最后改去撸串。

因为住宿是临时在坑爹的携程定的,花了150块住在一个胡同民房改造的旅社内,附近的酒店都被订满了(跨年夜生意真是好…..)。一进去,我就咳嗽了,关灯打开手机手电筒,很明显的丁达尔效应。开头的三个小时,我一直睡不着,担心这个被子没洗过,这个民房会不会突然塌掉,电暖气会不会半夜着火,空气会不会有毒blabla…….在这样纠结中我睡着了……

第二天跟小伙伴们继续面基,聊我在深圳这半年的经历,小伙伴在学校的经历。不过基本都是我在讲,小伙伴们在听,因为小伙伴们在园子里已经待了四年了,这半年也没有很特别新的体验。

约了一个在手游行业做PM的朋友喝茶,谈吐之间,深感这半年来经历的差异。朋友在大公司做PM,按照他的说法,虽然做的事情挺基础,但是公司的资源很多,他想了解别的部门内容,大家都是开放的态度,而且公司有人可以带他做事情。相比之下,我当初被忽悠到这个创业公司,也是以为承诺我有大牛带我做PM,然而现在半年过去了,整个部门还就是我和一个小伙伴在摸索………

帝都还是我熟悉的帝都,但感觉这半年,雾霾变严重多了。也许是我在深圳习惯了晴天,跨年夜大家撸串的时候,有人问我为什么哭了,我才意识到,那是因为雾霾刺激的。

当飞机到湖南上空的时候,我刚午睡醒来,舷窗外的云层,震惊了我。这是我第二次在飞机上看到云层(第一次是从南宁回北京)。可惜没带相机,各位读者没有眼福了。当时看到的场景类似于下面两种图:

https://misterchi.tuchong.com/12724839/

http://tuchong.com/321294/4355384/#image4355363

云层是如此的广袤,让我产生了这是南极大陆的想法。
这一次回寂静岭,与我预期的一样,虽然跟很多朋友面基了,但确实很累。阶段不同了,也许没必要强求一定要面对面去交流,这样会让自己很累。

后记:
原本打算3号晚上完成这篇文章,但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今日才得以完成。之前的很多想法,今日写的时候也都写了而又删除,写出来也没有什么意思,还是应该想出来的那个时刻分享给懂自己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