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向:木耳&耳机&播放器

又是一篇深夜睡不着,趴在床上写的文(la)章(ji)。

第一次对音乐有概念,是有次一个亲戚送给我两张CD,一张是容祖儿的《独照》,里面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一首《挥着翅膀的女孩》,另一张是林俊杰的《江南》。那个时候开始,我知道了一个词「流行音乐」。后来陆续听到了《栀子花开》、《依然范特西》、《该死的温柔》、《认真的雪》之类的曾经红极一时的歌曲。

2006年,买了第一款自己的播放器,纽曼的MP3,带一个小小的屏幕,那个时候听得最多的是《发如雪》和《本草纲目》。当时自己不会下载歌曲,都是去街边电脑店下载,5毛钱一首歌,看他们操作了一次就回了,直接百度MP3里面找,然后一堆盗版的下载资源。经常出现名字是对的,但是内容完全不相关的资源。

2008年,国产MP4流行,甚至还有MP5MP6的概念,那个时候傻傻都不懂,在商店里被销售们各种忽悠。我最后买了一款纽曼的MP4,黑色拉丝机身,4GB存储空间,红外触控按钮。不过这一款播放器被我拿来主要看电视剧以及电子小说,比如说《诛仙》…….彼时市面上最流行的其实是魅族的MiniPlayer以及OPPOS9,经典的蓝色以及对多格式的支持,下面是图,估计不少人都见过。

注:图片来自于百度百科

当时的MP4有一个国外没有的功能,那就是TTS文本转语音,印象中这些厂家用的其实是同一个解决方案,所以这里面默认的女声是一样的。

2010年,入手了iPod  Nano5,当时看上了自带的摄像头,觉得狂拽酷炫吊炸天,反而对音乐播放功能轻视了。

2012年,终于从某宝买了一款二手95新的iPod Classic,这款播放器是买过的播放器中我最喜欢的,曾经倒腾过给这个播放器安装游戏,但那个时候没有信用卡,无法实现购买,后来就算了。跟一群朋友交流了很多资源,各种APE/FLAC/WAV/AppleLoss等等。也就是这款被称之为「白开水」的前端,让我体会到自己是「木耳」。具体来讲就是,某一天惯例夜游京城,看着月色,听《The Sound of Silence》,忽然才意识到,原来这首歌是分左右声道的,也就是左边和右边耳机的声音是不一样的。这对当时的我来讲,是一个极大的震撼。因为我之前很早就知道双声道这个概念,但是我自己体会到确实第一次。之后,向耳机发烧的舍友请教,结果试了这些不同的前端、耳机、音源,结果,我也只能听出来一些音色上的区别,这也就是不同设备的「音染」。

2014年,买了一条小米的耳塞,听诊器效应简直可怕,很影响听音乐的感受,堪比听人用指甲划黑板。再之后,陆续买过好几个设备,原先的那个iPod Claasic也转给了另一位真·发烧友。

今天之所以想起这个话题,是看到有人在讨论网易云音乐、虾米和QQ音乐的竞争问题。使用这些app优点很明显,随时搜歌,可能还会发现新歌,也能看别人的带有故事性的评论。我忽然发现,其实我就只是想听个歌而已,发个呆,看着身边的世界。而这些歌曲周边所带来的,有时候对我就是一种干扰,就像你买了一个iPad说要作为学习工具,结果打开电池用量说明发现运行时间最长的是视频网站的App

这大概算是有点「丧」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