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亲密关系成为有时限的契约

注:本文的思想主旨起源于Flamingo跟软妹一次长达9个小时的跨夜徒步闲聊之中,后经过跟两位好友分别探讨,才有了如此大脑洞的文章。

2015年,因为实习结束的早,我第一次在腊月十五前回到了老家,在家待的时间久了,闲的无聊,就把时间花在跟家人相处上,也从长辈那里听到了很多故事。其中就有几个亲戚朋友街坊领居离婚的事情。离婚的原因多种多样,但长辈们的意见出奇的一致,那就是“既然当初就在一起了,为什么现在才觉得不合适。孩子都这么大了,忍忍一辈子就过去了。”

目前在我国,结婚是一个契约,一个没有时间限制的契约。如果想要终止这个契约,就需要提出离婚,并办理相对应的手续终止契约,在办理契约的时候,办事员还会主动劝和,因为有一部分夫妻是冲动之下要离婚的,真要离了反悔的比例很客观。

我经常被朋友拉去咨询感情事务,有几句话在朋友对我倾诉时经常被提到:

  1. “TA变了,没有以前那么爱我了”
  2. “TA现在对我没那么上心了,总是不回我信息”
  3. “我昨晚打游戏又被TA骂了,不就是玩个游戏嘛,我也知道为我们将来做打算,偶尔跟兄弟们放松下,至于嘛”
  4. “跟TA在一起已经XX年了,见过家长了,双方家庭都很看好,我们就像亲人一样,但我觉得(TA)没有以前那样的激情了”

前三条,没什么恋爱经验的我都可以明确的告诉朋友问题在哪里,毕竟恋爱不是生活的全部,除了恋爱生活中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要去关心。第四条,我一开始简单地认为是其中一方想为自己爱上了别人找借口,但后来见过的情况告诉我没这么简单。

除了婚姻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契约,恋爱关系其实也算。你问正处在恋爱关系中的人他们的恋爱关系什么时候结束(记得要在两个人同时在的时候当面问其中一个人),我敢保证你会得到一个砖头。恋爱中的人往往是对亲密关系充满了憧憬,他们的内心是乐观的,他们不愿意看到这段梦幻关系的结束。在他们眼中,恋爱关系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契约。也存在一种情况,双方中的某一方已经对这段关系厌倦或者失望了,并设计好了契约结束的时间,但因为内疚而在另一方面前表现的完全正常,直到最后一刻来了会心一击(例如Amy在Sheldon打算proposal前提出了分手)。

为了解决一段关系结束时双方的不开心问题,我认为可以将婚姻及恋爱关系作为一个“有时间限制的契约”来处理。在解释这个想法之前,先来讲个真实的案例(经过模糊处理)。

L先生和M女士相识于一次机场延误,相识到相爱的具体细节按下不表,L先生那半年每个月会有半个月在C市,半年之后则会升职不再经常出差,M女士则一直在C市工作和生活,一开始两个人的火花让双方眼中只有对方。但后来双方因为担心会失去对方而患得患失,严重影响了约会的质量。最后M女士跟L先生提出,要做4个月期限的Couple(认识到认清,花了两个月),4个月后则恢复到朋友的关系。L先生一开始很诧异,但接受了M女士的提议。故事的结局就是L和M度过了4个月的美好时光,没有再吵过一次架,4个月后,L先生离去了,双方也如约成为了朋友。今年L先生还专门参加了M女士的婚礼。

在确定了恋爱关系的契约期限后,双方开始客观理性的对待这段没有结果的恋情,也正因为客观理性,双方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过得开心,而不是全部拿来吵架。

我的想法是:

  • 当给婚姻和恋爱关系加上时间限制之后,人们原本对无限期契约产生的不可控预期转变为有限契约可控的预期。人对于未知的事情是无法掌控,因此会产生焦虑,焦虑则演变成其他的负面情绪和行为,而患得患失则直接浪费掉了双方相处的时间并让双方产生间隙,久而久之,在最终分手的时候就会突然爆发出那么的不满。

  • 人的一生是很漫长的,而且是分了很多阶段的,在每个阶段,人都需要陪伴,过了这个阶段,就要舍弃以前的陪伴,而拥抱新的陪伴。

  • 陪伴你的,可以是你的朋友、家人,可以是你的偶像,可以是你的宠物,可以是你养的植物,可以是某个没有生命的物体,也可以是“自我”。

  • 陪伴的本质是因为人是孤独的,需要有精神的寄托和共鸣。

  • 阶段的划分是依每个人的情况而区分的,有的人三四个月就是一个阶段,有的人十几年才是一个阶段。有的人这十年有很多个阶段,下个十年就只有一个阶段。

  • 陪伴你的人跟你不一定是同样的节奏,只是说在陪伴的这段时间内,你们两是节奏一致或者说相匹配的。随着人的成长,你们两的节奏开始出现不一致,这里并没有孰优孰劣,只是因为方向不同而造成节奏不一致。作为喜欢看欢喜大团圆结局的人来说,希望看到即使节奏不一致,但其中一方会迁就另一方的这种选项。

但,我觉得做出选择的权利在于每个人自己,无论你是选择抛弃陪伴,还是被抛弃,还是停下来等TA,这些都是你的自由,我只希望,你做出这些选择的时候是发自内心,而非被社会意识形态和周边人闲言碎语所绑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