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老了以后

之前跟一位挚友聊起了退休之后的生活,因为我的挚友即将步入职场,所以对职场的一切都很感兴趣,自然而然谈到了退休后的生活。

从生活保障的角度来看,一种是有工龄到了法定退休年龄,领着单位每个月按时发放的退休金。一种是绝大多数,没有退休这一概念,也没有可以给他们发退休金的单反的「自由职业者」,又称「打工仔」「个体户」等等。

人活着就需要有金钱作为最基本的经济支撑,俗话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退休金,就是一种保障,可以给退休的人带来安全感。中国自古以来,缺乏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所以才会有「养儿防老」这一说法。我们的父母这代人往往都是有多个兄弟姐妹,在我们那种七八线城镇,爷爷奶奶大多都没有退休金,所以当爷爷奶奶没有工作之后,照顾他们的责任就需要几个孩子轮流承担。比较常见的一种模式是,老人们住在某个孩子家里,其他在外地的孩子因为不直接承担照顾老人的责任,所以就在金钱上多付出一些。我们当地有养老院,但那里的气氛犹如监狱(大概十年前的时候有机会去监狱深度体验了一次)。最近在读的《Being Mortal》里提到:

现代社会的基本运转原则是这样的:个人在不同的地方睡觉、玩乐、工作,有不同的同伴,接受不同权威的领导,没有一个总体的理性计划。而纯粹的机构则打破了区隔生活领域的屏障……..

首先,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在同一个中心权威领导之下进行的;其次,成员日常活动的各个方面都是和一大群人一起完成的;再次,日常活动的各个方面都是紧密安排的,一个活动紧接着另一个预先已经安排好的活动,活动的整个流程是由一套明确的正式规定和一群长官自上而下强行实施的;最后,各种强加的活动被整合为一套计划,据称是为了实现机构的官方目标。

也就是说,养老院的目的是基于「子女」的想法来做的,并不是基于「老人」的想法来做。这个道理很简单,付费的总是「子女」,做监管的是政府机构,而政府机构里做决策的人是中年人,他们没有体验过衰老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养老院是希望「老人」在里面能够「安全」,这是马斯洛需求理论里的第二层需求。这就跟监狱一样,保障人的生存和安全,却忽视了人的其他需求。

在我老家,如果一个老人被送往养老院,老人会以此为耻,他的孩子们也会因此而蒙羞。整个地区的人们都尊崇「孝顺」,也就是老人老了,孩子需要陪伴在他们身旁,如果因为客观条件要外出打工赚钱,老人也要放在自己家里。只有在自己家里,老人才有掌控权,而在养老院,只能混吃等死。光有掌控权,还不能让老人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意,因为他们需要一些能体现他们生存价值的事情来证明自己。刚好另一方面,他们正当壮年的子女生了孩子,需要请专人照顾,这些老人往往会主动请缨,在老家带孙子孙女。这样,带孙子孙女就成为了他们的「工作」,也就是一份能体现他们价值的事情。「掌控权」+「带孩子的工作」,这个组合给老人的生活带来了幸福感。

似乎我认识的老人,都不会为自己考虑,他们认为,能带孙子孙女,就是自己幸福的来源。

等他们的孙子孙女到了十几岁,这些老人也就从60到了75岁了,对应的就是身体不再健康,视力下降,听力下降,骨质疏松,体内有三高,大脑反应变慢等等。这个阶段的老人,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来看,没有哪一个国家有很好的保障体系。

首先是经济层面的保障体系,我国目前大多数老人都是依赖于子女的接济来实现老年的经济保障。隔壁日本因为少子化,很多老人为了能够老的不能动的时候去住养护公寓,即使过了退休年龄还在坚持工作,多攒钱。第一次去日本,在成田机场填入境申报的时候,给我们指引的工作人员就是以为白发苍苍的老人,大概是70岁(后来问日本当地带我们的老师,他说一般70岁工作也不算少见)。美国则是有些州会有政府资金补贴疗养院之类的场所。国内目前买商业养老保险的人应该挺少的(这个是我主观猜测的)。

其次是配套设施的建设,这就涉及到了针对老人的护理人员和医生,还有老人生活的场所。比如老人容易摔倒,那么就要减少日常生活中需要走的台阶。老年人容易患得老年病,国内专门学习这个的医生并不多。

再者,也就是最终的是,我们对于老年人的观念:对待他们要像对待一个平等的人一样,而不是把他们当做小孩子。

《Being Mortal》里提到的一个观点:

衰老不是一种疾病,而是生命的一个阶段。

以前我做医疗的时候,业内的一些朋友也跟我提过类似的观点。既然不是疾病,那么就不要以「治愈」为目的,应该理性看待这个阶段的老人。从子女的角度来看,护理机构或者家庭,应该保障老人的「安全」。这其实就像是我们小时候,父母希望保障我们的「安全」。这个想法本身没错,问题是因为考虑「安全」而忽视了老人其它的需求。就像小时候父母对我们的过度保护让我们失去了接触外面世界的机会。

即使是衰老的老人,他们从内心里也是希望自己能够掌控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住房,有自己的生活习惯,有自己的隐私。即使医生告知他们因为高血压而比较减少盐的摄入,他们也愿意吃腊肉腊肠,而不是在养老院里被护理人员强制控制饮食。

这就是为什么不少人在临终前,希望能在家中等待生命的终结,因为家是他们熟悉的地方,在家里,他们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归属感。

在中国,一个人死亡之后,葬礼往往是办的很隆重,也很费钱。大家并不忌讳去参加葬礼,甚至在那个人还未死去之前就开始着手准备葬礼的事情以及兄弟几个如何承担这个葬礼的费用。缺乏动力去理解他人,而且对「死」这个字眼十分避讳,结果濒死状态的人躺在床上,身边围满了孝子和亲朋,却很少有人能真正的去了解在床上的那个人的想法,并且给予他需要的尊重。

说起这个话题,也是因为中国老龄化严重,等我们这代人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我们就要眼见着我们的父母辈逐步走向衰老,我们也不忍心看到二十年后的他们老无所依。

1950-2050 人口年龄金字塔

养老,是一个很庞大的话题,对应的,因为老人的人口比例越来越高,养老行业的市场盘子也是越来越大,这几年已经有不少资本家涌入这个行业。目前来看,还没有哪一家能够带来一个可行可复制的模式,但终究是比以前任何时候,养老更容易了些。

在尊重个人的社会里,人的一生,应该从始至终,都是能活的有尊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