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芳华长存心间-2018-01-07

这是一篇拖了一周的观影随笔,趁《芳华》还没有彻底下线,分享些感受。

一千个观众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为了避免被影评带跑,也怕我忘记自己的所思所想,在写这篇联想随意风感想的时候,没看别人的评论,只把触动我自己的点写下来。

观影的时候,我没有留很多泪,但总是心酸。

惋惜刘峰,可怜小萍,心疼穗子。还有各种无语、无奈。

我想聊聊三个印象深刻的片段。

 

【片段一】

小萍偷衣服照的照片被众人翻出,林丁丁得“证”问罪,不知道哪里来的一伙人“义正言辞”地管闲事、帮腔,林丁丁站在最前面,正用厌恶的眼神、刻薄的语言羞辱小萍,而后沉默了几秒,听到郝淑雯要告诉政委,突然说要放过小萍。

这个片段里,特写了林丁丁的眼神变化,不得不说演员演得真好——起先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然后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小萍之前看见了丁丁与男同志私会),转变为佯装的示好,似乎有一些害怕,想要息事宁人。说话的声音随着眼神变化也变弱了,但绝不是变温柔了,她还是嫌弃小萍的,假意“施恩”只是因为内心的恐惧,认怂了而已。

原本这件事,起因是小萍偷衣服还撒谎,不管有什么理由这样做,确实不对在先。但是看着这帮人如强盗一般、解恨一般翻小萍的东西,然后以群“殴”的方式、得理不饶人的态度处理这件事,我觉得小萍受到的惩罚已经超额了。

林丁丁的变化,让我看到,这个有漂亮外表、优美歌喉的女孩的阴暗面。虽然郝淑雯和林丁丁一起参与了多次欺负小萍的活动,先不论林丁丁为了保护自己诬告刘峰耍流氓一事,只因林丁丁这一怂,我觉得郝淑雯比林丁丁更能让人原谅一些。郝淑雯贱的很坦荡,根本不觉得自己错了,根本没有在怕的,而林丁丁因为有顾虑、有秘密所以有畏惧,而关键在于这畏惧可以动摇她的是非判断,她害怕小萍会因为她责问偷衣服之事而被小萍告发。在刘峰表白事件中,林丁丁诬告的原因,我不相信是不能接受一个公认的好人有私欲(否则不会将其描述成流氓),我认为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名声受到影响。两件事,不同又相似。

倘若这一片段中林丁丁没有心理变化、眼神变化,一上来就认怂,大概没有这么好看了。从这一怂中看到的畏惧,其实是普通且合理的,我想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有些大大小小的秘密,也不想被所有人知道,所谓庸人自扰大概就是被这畏惧因为这些子虚乌有的畏惧吧,我想大部分人都多多少少、大大小小的有一些自扰,但还不至于伤害旁人。

 

【片段二】

当刘峰受到处罚要离开文工团,小萍去了刘峰宿舍探望。在走出男生宿舍楼时,几个平时就没有善待小萍的人盯着小萍看,小萍看见别人异样的目光,没有躲闪,而是大声地喊:“刘峰,明天走的时候叫我,我送你!”而第二天,就真的,只有小萍去送刘峰。

两个点想聊,第一,这是小萍第一次,带有反抗意味的发声,此前一直在隐忍和退让。即使在内衣事件中被冤枉了,也仅仅是委屈地大喊“不是我的”,一直在被动地接受恶意,从来没有主动发声,更不要说反抗。而这一回,当她看到这帮乌合之众对待刘峰的态度和做法,大概是明白了这个群体的残忍和冷酷,无法指望在这个群体中有一天会得到尊重,失去了对这些人仅存的尊重和希望,也不需要再畏惧和退让。

第二,刘峰走的那天,在大门前,除了卫兵,就只有刘峰和小萍两个人。偌大一个文工团,仿佛只有刘峰和小萍活着。刘峰帮助过的人我不清楚具体有多少,但记得一次吃饭时,因为别人放跑了猪,虽然别人也有腿和手,但是班长却特意来找刘峰,可想见其做好事的覆盖面以及被信任的程度。然而仅仅因为被诬告,之前所有的信任全部覆灭,没有人为他说话,没有人来送他,不管也没有其他什么原因和限制,这件事我感受到的就只有冷血和残酷。

电影中有一句话:“一个始终不被人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这句话是说小萍的,她最能看得到刘峰的善良,也最信任和珍惜这股善良的力量。我自己在生活中,大概像是穗子,一个不作恶但也不够心热的旁观者,没有体会过小萍类似的经历和感受。但听到这句话,我大概能想象到小萍的害怕和痛苦,也大概能想象到她对刘峰的感觉——如果善良是光,小萍就像是处在一片漆黑之中,旁人习以为常的光对小萍来说则格外明亮,而刘峰几乎是小萍的唯一光源,且又是那么明亮,小萍自然会无比珍惜,不希望远离和失去他。

 

【片段三】

战争结束,刘峰做了货车司机。为了把被扣下的车取出来,第三次跑联防办,给了烟,队长才肯“在”单位露面,才肯与刘峰说话,而取车竟“按内部规定”要缴纳千元赎金,刘峰说想看看“规定”,就被工作人员恐吓,刘峰顶了几句就推搡了出来,假肢也被扔了出来。这一幕被路过的郝淑雯看见,气得上前骂了脏话(虽然没有字幕但是居然有无消音字正腔圆脏话),说“你打伤残军人、战斗英雄,我要报警”,而联防办工作人员的回答竟然是(一脸委屈状)“我们真不知道他是战斗英雄,是他先动的手”。这件事以郝淑雯替刘峰缴了罚款结束。

这一段,也有两点想说。第一,这联防办是由一窝公职人员中的祸害组成。一九九一年,刘峰在海口跑运输,大车司机算是当时的高收入群体,每月三百元左右工资,这收千元赎金的、看不得的规定恐怕多是地头蛇规定了(好奇这高价规定能到讹多少人)。另外,按照他们的思路,如果不是战斗英雄,就可以打了;即使后来知道了是战斗英雄,依然照收千元赎金。这些人,有相对稳定工资,衣着干净,没事坐办公室,就干些这种事。战争结束不久,就好了伤疤忘了疼,自己人搞自己人,比入侵者更让人心凉。无语。

第二,郝淑雯还算仗义。郝淑雯那一句脏话,比交罚款更让我觉得仗义。虽然骂得有些发抖、字正腔圆,但比流利的脏话更让我觉得真。另外,在郝淑雯、穗子和陈灿三人的纠葛中,虽然心疼穗子,但我觉得郝淑雯没有错,错在没事撩穗子的陈灿,虽然郝淑雯是知道了陈灿家庭背景后,才和陈灿好的,但她并不知道穗子一直小心翼翼藏着的心思。无论是对待看不上的小萍、本来讨厌的陈灿、被欺负的刘峰,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真实情况如何,郝淑雯的态度就像是棍棒,落得干脆、利落、自信。别的事不说对错,在看到刘峰被欺负的时候,能站出来说句话,我觉得算是仗义了。如果路过的是林丁丁,我不觉得她会上前帮忙,大概会远远望着、感慨一下自己当时的选择吧。

 

影片结尾没有交代各人的去向和结局,但是却描述了所有人的状态——

“我不禁想到,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可还是不难看出岁月给每个人带来的改变。倒是刘峰和小萍显得更为知足,话虽不多,却待人温和。”

最后这一句话,让我感到安心,大概他们没有受到更多苦难和困扰了。

电影《芳华(Youth)》主要讲述的是这群人正值芳华年龄时的故事,但我觉得除了年纪,芳华更让我看到美好、真诚、鲜活的心。

《琅琊榜》中梅长苏对萧景睿言:“景睿,虽然这世间少有公平,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永远保持这份赤子之心”。还有一句话说,没有人永远年少,但有人永远是少年。虽然年华易逝,不知不觉我也都二十大几了,二十岁生日的时候玩笑说要奔三了,现如今三十岁真是“指日可待”了,但只愿我们,“芳华”长存心间。

首尾都献上我最爱的穗子的干净眼神。祝周末愉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