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谎的技巧

只能谈技巧,还没有资格去谈艺术。

刘慈欣的《三体》里的三体人没有发声器官,他们沟通都是通过脑电波交流,所以三体人是没有「伪装」这个概念的。我们人类,是依赖于语言和文字图像等媒介进行交流沟通,之前的文章中我已提到人与人在沟通时,因为常识库不同,所以会造成误解。正因为人与人沟通无法直接拷贝数据,所以就产生了「欺骗」这个行为。

「欺骗」对应着「撒谎」,今天我要说一下我所使用的「撒谎的技巧」。

撒谎是一个客观行为,并不完全都是坏事。从小课本上有列宁的花瓶教育我们做人要诚实,我认为诚信是做人的基本准则,但这不意味着撒谎就不被允许。尾生抱柱固然可敬,但实际操作层面上需要灵活变通。

一个人撒谎,最原始的冲动就是保护自己,更高级点的撒谎,则是为了保护别人。单就拿日常生活中的情景来讲,撒谎的原因有很多种:照顾别人或自己的面子,保护别人不受伤害,恶意欺骗别人等。

俗话说,见人留一面,回头好相见。有的时候撒谎是为了避免听话的人尴尬,举个例子,《逃避虽可耻但有用》里沼田想告知津崎他被裁员时,正好遇到津崎那天36岁生日,他为了避免津崎尴尬,就撒谎说没什么事情。还有就是,撒谎是为了省去麻烦,比如国庆长假回来舍友问你过得如何,为了省去解释以及避免舍友继续刨根问底的麻烦,你选择了撒谎说国庆在家宅着没出去玩。这样的撒谎,日后舍友就算发现了,也会明白为什么。

保护别人不受伤害,这里是指撒谎者「主观上」认为撒谎是保护别人不受伤害,更注重的是撒谎者的出发点。举个例子,在我国高中生尤其是高三学生压力巨大,而高考又是独木桥,时有新闻报道家人为了不影响高考生的心态,而对其隐瞒至亲离去的事实。

恶意欺骗别人,有些人为了好玩而欺骗别人,如果别人能接受这样开玩笑的形式也就罢了,但更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欺骗者对听话者产生了霸凌行为。还有一种就是抱着伤害别人的心态去欺骗别人,这样的欺骗是需要被惩罚的。

以上是撒谎者一厢情愿的想法,实际上撒谎很容易产生误解。听话者根据撒谎者提供的内容进行分析,如果是发现了撒谎者在撒谎,那么对撒谎者的信任和好感度会降低。如果信任了撒谎者的内容,可能会据此虚假的内容对其余的人或事产生错误的理解,甚至可能被此坑害。

根据我撒谎的经历,要想撒一个很好的慌,是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

首先,是对人群进行划分,先将人群按照关系的类型分成多个小群体(高中同学,大学同学,老东家同事,新公司同事,驴友,网友,饭友等等),然后再按照关系的亲疏对每个人进行定位。打个比方,以自己为中心,把每个人定位在以自己为球心的一个球形空间内。这里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个人可能同时存在于多个小群体之中,如果是这样的情况,该如何解决取决于每个撒谎者的处理办法,此处按下不表。

其次,根据事件,来决定这个事件的开放程度,即能向哪些群体(上一步中划分的群体)开放这个事件,事件是否需要被模糊,以及模糊的程度如何。有些事情,尤其是没有坐实的事,就不要跟于这件事有直接利益相关的人群透露。还有就是要考虑事情被佐证的可能性,越是无法被举证的事情被利用于撒谎的可能性越高。

第三,撒了一个谎之前,需要在脑中检索与之前说过的话是否冲突(此处说过的话包括真话和谎言),除非你自信你撒谎的对象群体记忆力没有你好,否则很容易被发现跟之前说的话矛盾。

第四,需要进行主观判断,撒谎带来的负面和正面效果,并对此进行衡量。很多时候人们撒谎会更注重「短期内的正面效果」(给予更高的权重),我个人更希望大家能从「长期(可能)的负面效果」衡量。

第五,撒谎之后,需要在大脑中对这个事情和人群进行标注,这是为了下一次重复进行第三步时,提供对比数据。

第六,需要考虑人群的动态变化,尤其是圈子很小的时候,你认为不可能重叠的两个圈子的人现实中认识并通过聊天发现了你的谎言。所以要么就严谨的撒一个慌,要么就放弃或者疏远你跟那个人的关系。

第七,撒谎切忌临时表演,虽然不乏有人灵光一动,事后也能圆的很漂亮。但更多的情况下,人撒谎之后被反问,会感到紧张从而更加无法冷静的圆谎。

作为一个记忆力比较好的人,撒谎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省去麻烦。以我的微薄之力,撒谎只是利用一些技巧,并没有达到将撒谎作为了一个艺术行为的高度。

人呐,大部分都不擅于撒谎,每撒一个谎就是给自己心灵绑一道绳子,同一个谎话每复述一遍,自己对其就会更相信一分。撒谎越多,活得越累,在个人生活幸福和撒谎带来的利弊之间,需要好好权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