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

前段时间,左眼有点不太舒服,不是眼球不舒服,而是附近的肌肉有点酸胀。

为此我刻意减少了电脑和手机的使用时间。之后周六晚上去医院看了个急诊(门诊五点下班,之后都只能看急诊),去之前我的内心很忐忑,我知道这个应该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也不会是眼压大青光眼发炎之类的(眼球没有不舒服红肿等),但还是会有些担心。好在有朋友陪我一起去医院,最后检查也说只是用眼过度疲劳了。拿到医生给的检查报告和病历单,内心如释重负。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才对之前了解的一些事情有了感同身受。

以前实习的时候,跟医院打交道比较多。私底下跟医生们吃饭闲聊,就聊到一个问题,有不少的人到了身体的疼痛难以忍受的时候才会到医院检查,而那个时候有很大的可能是已经很严重了,这些人里面只有极少数是很缺钱的,大部分都是可以负担起看病的费用(以我去的医院为例,有社保挂个急诊挂号费是6元,没有社保挂个急诊挂号费是20元,农村地区有合作医疗,看病大部分也是可以报销),看病的费用便宜的可以说忽略不计,那为什么大家不在身体有异常的时候就去检查,而非要到疼痛不能忍受的时候再去。

聊过这个问题的医生,跟我讲的观点基本都是:一般人都会习惯性逃避去医院,他们害怕去医院,潜意识里觉得医院是「不祥之地」,认为只有重大疾病才需要去医院。

这本质上是一个观念的问题,医院应该是一个医疗机构,为民众提供健康保障的服务。但由于三甲医院集中了相对优质的医疗资源,去三甲医院看病的人数就增多了,按照疾病发生的比例来算,原本低于十万分之一的罕见病之类的,乘以城市里庞大的人口基数,再均摊到每家三甲医院,差不多大一点的三甲医院每天都会有新的罕见病患者。然后就会让普通人产生错觉,认为去大医院都是重病。

再就是,大家会有习惯性掩耳盗铃。觉得不去医院,没有检查结果,就不会有病。而去了医院,万一检查出什么问题,自己的人生就毁了。客观来讲,无论是否进行医疗检查,罹患疾病的状态是不会变化的,去医院做检查,可以说百利无一害,万一有疾病可以及早去治疗,没有疾病则可以换来一个心安。

以前我思考这些问题,想法是:

这些观点都是只要动脑筋想想就可以推理出来的,那么为什么大家还是会这么明显的躲避去医院检查。

直到我自己去医院检查,我才明白问题的症结所在:上述观点的前提是做决策的人是一个「理性人」。我们作为普通人,只有在风险范围之外才是理性人,当我们处于风险之中,我们并不是理性人。也就是说:

做决定比做风险估算更难

客观上来看,卫计委倡导的分级诊疗制度,出发点是为了解决医疗资源分配问题,在我看来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改变大家逃避去医院的行为——既然三甲医院给人感觉都是得了重病才去,那么分布到全国各地社区街道的社康中心相比三甲医院去掉了很多部门和检查器械以及住院部,只保留了常见病的门诊,那么大家去社康中心的心理负担就会轻松很多。之前我在番禺的社康中心,看到附近老年人去社康中心一边做着量血压测体温的例行体检,一边跟中心的护士和医生唠嗑聊家常。父母抱着孩子去中心量体温打疫苗,等着检查的孩子们则在一起玩耍。在那里,因为都是「小病」,所以大家就不会把去社康中心当做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从而可以经常去检查。

说点实用的,人的寿命是不可预测的,为了自我的幸福考虑,要多去医院检查身体健康。为了克服上述提到「逃避」的问题,我们可以这么做:

给自己做健康规划,每一年去做一次深度体检,就像是每年定期去度假一样,成为习惯之后,我们就会减少「逃避」的可能性;

找一个信得过的朋友或者亲戚,陪自己去检查。当有人陪伴时,能更加安心地去面对未知的恐惧;

多关心父母兄弟姐妹朋友的健康状况,一方面是督促他们关注健康,另一方面也是给自己提醒。


差不多两周没更新了,又是懒散了一段时间,最近鹏城开始回南天,湿哒哒的天气要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