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枉过正

渡边淳一是一个知名度极高的作家,一生写了不少的著作,世人对其印象主要是「情爱大师」。

《失乐园》作为代表作之一,家里放着书,但从没有翻开过。最近是刚读完他的《男人这东西》,看名字就知道是写两性关系的。作为一个男性,这本书中的部分观点我是认可的,但有更多的观点我是不认可的。初读完这本书,我的第一感觉是,这本书中,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扯到「性」,太过于强调男人的「动物本能」,还强调过度用精神的力量去压抑各种性冲动会让自己的动物本能退化。这样的言论,很明显的是对女性有不尊重和不平等对待。

换个角度来看(以下均为我个人的推测),日本自从明治维新以来,一直是努力往西方文明世界靠拢,加之日本从唐朝以来就是接受儒家的思想熏陶,整个日本社会比较压抑个人的个性,强调秩序,长幼尊卑和人与人之间的礼貌。导致战后日本,女性接受西方的号召参与工作,男性逐渐压抑自己原始的性冲动。最后的结果就是,日本的自杀率居高不下(根据维基百科,最近十年日本每年的自杀率大概在每年每十万人21~25人之间,事实上有比日本更高自杀率的国家,但都是经济不那么发达的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存在感比较弱),再就是日本的生育率也是在逐年下降,老龄化严重。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渡边淳一写这样的一本书,鼓吹男性释放自己的原始冲动是本能的召唤并且无可指摘,是可以「被理解」的。这种做法,就是「矫枉过正」,刻意提出大胆的说法,呼吁人民关注这个话题并为之做出改变。我想川普也是如此,在竞选的时候,提出修筑隔离墙这样的大胆口号(虽然美国很早就已经开始修筑了,但川普提出来才被大众所认真看待),也是属于「矫枉过正」,等他真正成为总统,这件事情估计会被国会组织,用一个比较缓和的方式来解决。

之前有个人说过一句话,大概意思是,一个屋子里门窗紧闭,十几个人都在里面安然入睡,然后你醒来了,你提议打开窗户透透风,这个要求会被其他十几个人断然拒绝。但是如果你提议把整个屋顶全部拆掉,你的要求还是会被其他人拒绝,但是可以双方协商各退一步,改为只打开窗户不掀掉屋顶。这个故事的寓意就在于,看起来「矫枉过正」的言论有助于在博弈中达到自己事先预设的目标。

参照上面的故事,渡边淳一和川普都是属于很有智慧的人。还有一种人,跟他们不同,他们坚持着只发表「合适的言论」,做「合适的事情」,在他们的心中,怀揣着众生平等的理想。换句话说,他们是「政治正确」的护旗手,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属于社会中占有最多资源,得到最好教育的那个群体。他们做的决定,说的话,绝大多数情况下,也确实是正确的。他们中往往不乏有那些闪耀着人性光辉的人。

但「政治正确」很多时候无法「解决」问题,人类社会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现在也才一百年,人类作为生物的生理进化没有得到科学上的证明,物质资源的获取和分配也远没有到共产社会实现的物质基准条件。光喊口号,可以唤醒一部分人,但更多的人需要被现实的残酷去驱赶着自我蜕变。

《走向共和》里塑造的李鸿章,是一个很有手段同时也有一颗赤诚之心的人,他算是在他那个位置上做到了极致。远比整天喊着政治正确口号的翁同龢更能把事情办成,从社会效用上来讲,李鸿章偶尔的政治不正确带来了社会的进步,翁同龢的政治正确却造成了更多的腐败贪污和资源浪费。

对于民众而言,大家都是希望看到美好的事物,而不愿直面丑陋的现实。为此,需要获取民意支持的政客们,不得不保持「政治正确」。只有有实力有担当的人,才可以无视「政治正确」这个标签枷锁,真正的把事情做成,改变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