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与社交

小学的时候,很多同学家里没有装固定电话,往往都是一片地区只有一个电话,所以我们要记住同学的电话,还有他的「小名」。在我们村里,你叫人家户口本上的名字,一般人都不知道是谁。只有打个电话过去,说「喂,我找二狗子」,人家立马就能反应过来你要找的是谁,出个门,吆喝一声「二狗子,有人找你」,住在湾下的二狗子听到了撒腿就跑来接电话。

后来,上高中,MP3开始退出市场,MP4甚至MP5开始在市面上流行。那个时候是诺基亚的顶峰时期,年轻人的第一部手机往往都是诺基亚的塞班手机,有钱的就买N97之类的旗舰机,差点钱的就买5200系列,再差点的就像我,第一部手机只能买一个国产山寨触屏手机。那些年,飞信很流行,年轻人之间主流的通信方式是短信+飞信。那个时候语音通话资费很高,还区分市话和长途,漫游和本地。只有短信资费这二十年来一直很坚挺,保持着一毛钱一条。那个时候5块钱包30MB流量,可以发数百条飞信,算下来比短信资费要便宜。

只要记住一个人的手机(电话)号码,你就可以跟TA保持联系。手机(电话)号码是全球通用协议下的产物,就像是TCP/IP协议,只要你符合这个协议,你就可以制造设备和软件接入这个网络。

再后来,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手机性能大幅增长,iOS、Android、WindowsPhone作为三大主流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开始各自建立生态圈。国外有Whatsapp、Line,国内有微信、米聊。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大幅度降低了通信的成本。一开始他们扩张用户的阶段,都不约而同的打出过「免费通信」的广告。正因为是「免费」,所以他们很快的收获了很多用户,另一方面,因为它们是app,无需考虑通用协议,所以他们可以给通信内容赋予更多的展现形式,比如说表情、图片、小视频、语音、网址等等。甚至专注做硬件的Apple都在今年推出了新版的iMessage,活脱脱的一个IM工具。

这些工具着实给我们带来了方便,对应的也带来了不少的问题。

1.社交网络和通讯工具限制了社交和通讯;

早期出现的通讯相关的协议,底层的如TCP/IP协议,应用层的如短信格式、邮件格式、名片格式等等,格式本身都是独立于具体的应用工具而存在。虽然每个工具对这些格式或多或少的会有些自定义,但是不影响整个世界范围内的沟通。如果我向给你发一个消息,你只需要提供一个地址给我即可,我无需考虑你使用的工具,只需要确定我们采用同样的协议即可完成通讯。

现在的社交网络和IM工具则是各自独立协议,即社交网络之间是无法通信,IM工具之间无法通信。具体来讲,如果我使用Facebook,而你只使用开心网,那么我们之间无法很方便的进行互动。又如,我使用微信,而你使用米聊,我想给你发消息,要么是我注册一个米聊账号,要么就是你注册一个微信。当然,你可以反驳我说,我完全可以使用短信和电话跟你沟通,确实,这个办法一直存在,但因为你我的使用习惯问题,短信使用的频率越来越低,而且短信基本不能传达的其他信息(表情、图片、小视频、音频等等)。因为你我使用的工具不一样,而替代工具又比现在使用的工具成本高效率低,所以结果就是,你我最后渐渐失去了联系和互动。我们只能和使用同样工具的人进行对话,这一点,就成为了限制我们的枷锁。

有些公司一直在努力突破上一点提到的限制,比如说Whatsapp早年和欧盟一些成员国的电信公司合作,在功能机上内置whatsapp来替代原本内置的短息,但实际上走的网络是电信运营商的短信网络而非数据流量网络。

2.社交网络和通讯工具剥夺了人们对社交的主动权;

社交关系是一个动态变化的双边关系,但是社交网络和通讯工具对于双边关系的分类(亦或者称为标签)更像是一成不变的体系。人与人的关系,会基于现实世界的变化而变化,对应的通信内容和互动方式也会变化。在以前,不想联系不发消息就好,现在,如果忘了及时屏蔽对方,一边想着不理TA,结果TA从别的途径跟你搭上话。

随着社交网络的范围逐步扩大,人们已经对社交网络失去了控制,而社交网络则反过来开始控制人们见到的内容。

3.社交网络和通讯工具的笨重性影响了人们的社交心态和行为;

更加娱乐化:

为了让用户对社交网络更加有粘性,巴不得用户时时刻刻在线,那就需要有一些内容来吸引用户,而能长期吸引用户的就是娱乐化的内容。被吸引的用户,发现自己空闲的时间好多,为了不感到无聊,也会参与到制作和分享娱乐化的内容。比如说现在在社交网络上最常见的就是猫和狗的视频、图片等。

更加保守化:

当一个社交关系圈子越来越大,你的父母师长同事可以关注到你的动态,此时的你,会趋向于保守化,有时候甚至为了维护一个虚假的形象而不得不发一些你不喜欢的动态。

更加偏激化:

跟上一条并不矛盾,人们需要一个情绪的发泄点。因为父母师长同事等等在关注你,为此你需要一个小马甲来发你想说的话。而这个小马甲往往是跟你真实的社交圈完全脱离,在匿名的网络世界里,人们容易变得更偏激。

社交网络和通讯工具,都只是一种工具,但这种工具对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会产生极大的影响,这种影响往往都是不可逆的。作为一个独立的人,需要重新审度作为一个人与工具之间的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