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2017-11-07

今天立冬,以前在北方很少吃饺子的我这两年会特意在这一天吃顿饺子。

这让我对自己的认知产生了一定的怀疑。我在北京的时候,我会把武汉当做我的家,我始终认为我不会留在北京。

如今我真的离开北京了,平时总是不经意间去关注北京的消息,当有人跟我聊起北京,我会很兴奋的谈起我在帝都的那些年。仿佛,帝都才是我的家。

类似于那一句话「失去了才知道如此的珍贵」,离开了才知道那个环境对我的影响已经深入骨髓。

我最近要搬家,之前看房子的过程,我总是习惯性地跟原来的房子对比。

习惯的力量很可怕,但也让人很安心。

这些生活过的地方,最终都会成为我们人格的一部分。这是因为我们是人类,是社会性动物。我前些天跟朋友交流,提到一个观点,当你要促成一件事的时候,有意识的去制造共同回忆是一个很关键的办法。比如说,你要去做田野调查,深入到被调查的环境之中,预期中的人制造共同生活的经历,那么你可能会写出《江村经济》这样的书;再比如说,你要去跟父母亲近,改善这么多年来的关系,你就需要去制造契机共同经历一些事情,借此敞开心扉,从而达到一个增强互相理解的效果,当然也可以达到发现对方不可理喻的结果。

今天立冬了,这些年,我也没啥变化,身处围城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