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羊毛

我有个毛病,一旦看上一个东西,就特别想买,如果不能买,就会一直在心中挂念。

在挂念的时候,总是会时不时地去关注相关的信息,然而某天一旦成功入手这个东西,往往一周不到,对这个东西的热情会迅速消退,进而这个东西就放在家里吃灰了。最典型的就是我买的700Bike后街和配套的骑行台,现在想想,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后街的使用频率会很高,每天都会骑车。然而现在,鹏城没有自行车道,日常上班的地方又远,周末出行人多,现在已经半年没碰后街了,Wiggle骑行台也在阳台上放着生锈。

目前为止买的比较实用的,就是Bose Soundlink Mini II,前年黑五海淘,不到200刀入手,原本想的是以后周末踏青可以有个随身的音响,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因为根本没有那么多朋友可以约出来踏青。现在就是连着显示器,当一个普通的音响使用,玩PS4和看电影的时候,效果不错。

这么多年,买了这么多东西,大多数都是属于买了之后放着吃灰的类型。我算一个典型的剁手党,很容易被促销打折信息吸引。

我知道剁手是不好的,但仍是乐此不疲。是因为,剁手的这个过程,能给我带来快感。换个说法,消费的这个过程,让我觉得开心。

花自己的钱,消费,有时候会有点肉疼,但还是开心的,因为是自食其力。

花别人的钱,消费,一开始会有些不好意思,脸皮薄。但这很容易上瘾,一旦上瘾,难以戒掉。

以前有朋友问我有没有想在京东买的东西,大的企业主要是国企和事业单位,每年给职工有一定额度的报销额度,需要京东之类的正规发票报销。而朋友自己是没有购物的需求,就会选择帮人在京东代购,然后以京东价格的九折或者是八点五折卖给别人,然后拿发票去报销,这种套现方式目前来看,是十分常见的。有的企业,考虑到职工利用这种方式套现,会要求职工买到的东西都拿到单位进行登记贴上标签进行统一管理。管得严格了,真正有需求买东西的职工反而受到约束,管的松了,就容易出现所谓的资产流失。一开始新职工进入公司不好意思利用报销这件事去套现,但过了不到半年,跟着老员工把门路都摸清了,做起来就熟门熟路,面无羞涩。

最近有一次使用公司福利疯狂购物的经验,不得不感叹,线下的消费,能让人肾上腺素不断分泌,Platypus评价说「消费狂欢」。一开始我也是羞于购物,但后来了解到使用规则,也就开始毫无顾忌地消费。

回家的路上,肾上腺素降了下去,我也逐渐恢复了理性,内心感叹商家的套路深。花自己的钱去消费,不舍得。通过把代金券卖给企业,企业以低成本购物代金券当做年货福利发给职工,这里企业节省了成本。职工有了这些不能直接折现的代金券就会无所顾忌的去消费。商家则通过售卖这些券获利,另一方面有消费者过来消费,会带动人气。我觉得自己得到了便宜,其实不知不觉间,就中了商家的套路。

对比线下的购物中心,线上的电商尤其是京东,一年365(6)天,天天都有各种优惠券折扣券神价格之类的,为此还有专门的网站收集这些信息进行发布。这里面的参与者主要由三方:电商、导购网站、羊毛党;

最开始的导购网站,是以庞大的羊毛党群体为核心,操作方式如下:

  1. 羊毛党发现了可以薅的羊毛信息,提供给导购网站;
  2. 导购网站去电商确认羊毛信息的准确性和时效性;
  3. 导购网站发布羊毛信息;
  4. 更多的羊毛党去电商薅羊毛;

后来,导购网站流量越来越多,影响力越来越大,这个流程就变成了:

  1. 电商提前准备好羊毛信息,提前告知导购网站;
  2. 导购网站发布羊毛信息;
  3. 羊毛党去电商薅羊毛;
  4. 电商跟导购网站结算分成;

这里面,羊毛党也算是被套路了,电商可以实现自己的KPI目标,导购网站可以分成,羊毛党虽然可以得到实惠,但往往会买到自己不需要的东西。有的时候,电商会联合导购网站提供虚假的羊毛信息,这也是需要注意的一点。

大量购物囤货这个习惯,应该是文化遗留问题。

制度上的规则设置,产生了对应的套利空间,「套利」从商业上来讲,是一个中性词,并不是说你去套利,你就是道德水平低的人。如果因为「套利」造成目标用户的利益受损,规则的制定者应该着手于修改「规则」以规避「不当套利」,而不是拿普通的用户开刀,当然如果用户使用了不合法的手段,那自然是要被处理的。

说了这么多,零零碎碎,总结归纳下来,就是一句话:

「做一个合格的羊毛党,做一个有原则的羊毛党。」


​PS:

多挣钱,花自己的钱,然后做个羊毛党,没事儿出去溜溜,日子过得挺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