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的积累

距离上次Flamingo更新博客已经过去两个月,在这期间见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在办公室,基本上每天传真机的电话都会响起来,没有人去接听,之后传真机就自动接受传真的内容,拿起来一看,都是各种小广告,其中有一条是代发传真广告,即你提供素材和费用,拨打上面的电话,就会有人联系你,然后面谈,之后把你的广告传真给指定的范围。Flamingo在北京的时候,办公室里从来没有接到过这种小广告的传真。

最近万科和宝能系之间的股权之争一直在头条上,Flamingo找来王石的发家史,里面提到王石的第一桶金,是他通过关系找到广东省海运局,拿到了运输指标,然后给正大饲料厂运输东北的玉米,1983年的4月到12月,他赚了300多万。王石的这种行为,在当时被称之为「倒爷」。从深圳被立为特区到今天,相当一部分国人看待深圳的商人,就是「倒爷」二字。八十年代,大的「倒爷」大多都是有背景的人物,利用价格双轨制,从国企拿到低价格,然后转手以高价格在市场上叫卖。一堆原材料可能在仓库里根本没有动过,但其所属权的批文也许在市场上转手了上百回,最终接盘的还是国企,因为当时私企还没有诞生,私企的前身是乡镇企业又叫集体企业。八十年代的倒爷,利用自己的政治资源,赚的盆满钵满。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里提到,客观来讲,「倒爷」的这些行为以及民众对其的愤懑,促进了计划经济体制的崩溃。现在深圳也有「倒爷」,只是很少以个人的身份出现,比如说华强北的电子商城,就有很多境外电子产品走私到境内,主要是利用税差,赚取利润。

广东这边有很多仿制厂,专门做A货的,外观跟正品做的很像,但质量上差的挺大,毕竟价格摆在那里。一双正品2000的运动鞋,A货只要120还包邮。这些工厂大部分都是靠低价低质量来赚取利润,极少数有头脑的工厂主会选择高仿,其中有做的很极端的例子,就是一款售价2万的手提包,工厂主去欧洲买回一个正品,回到厂里组织皮具师傅仔细研究其材质、缝线工艺、内部结构等等,一周之后就找到了同样的原材料,再过了一周,就已经批量生成了,质量可以说是跟正品基本无差,为了保证销路,他们也会使用仿造对象的品牌,而不是自己创造品牌。这样就会出现,某国际大牌在国内市场投放某款包包1000个,但市面上流通的却有5000个,其中大部分还都是从专柜购买的。

Flamingo想下载一个软件,百度搜索到一个下载网站,点进去之后,整个页面几十个下载按钮…..良心一点的网站,里面会有一个按钮是真的,需要极好的眼力去发现…….坑爹一点的网站,所有的按钮都是其他推广的软件…….更坑爹的网站,则是点击这些按钮之后,弹出好几个涉及到色情、充值网游、赌博之类的网页,这些页面还都会弹出提示,不能快捷键直接关闭!等Flamingo好不容易关闭掉这些页面,发现浏览器已经下载好了不知名的软件…….

下载网站的按钮,是很典型的互联网上诱导欺骗。把真正的内容隐藏掉,或者根本没有真正的内容,通过做SEO把用户从搜索引擎引导过来,然后网页上充斥着虚假信息和各种软件下载。

短信平台群发短信时,为了不让用户反感,短信群发方往往会在短信末尾加上一句「回复TD退订」,其实这也是完全没有卵用的。只是一个虚假的指令,并不会被执行,下次还是会有垃圾短信发到手机上。

为了积累资本,「创业者们」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要改变这样的环境,政府、创业者们、民众、司法部门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