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房思琪们

以前听过一句话,意思是有的人死了之后才会被人们所认识,而生前则是默默无名。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林奕含就是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她在新书出版接受了采访留下了影像记录,之后在家中自缢,恐怕她的书在台湾乃至大陆这边是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具体的可以参看下图的百度指数。

类似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我印象最深的就是,2014年圣诞节,田余庆教授去世,当天百度指数达到了接近8000,那一周平均指数在3000,再之后平均搜索指数在100左右。而田余庆教授的成名作《东晋门阀政治》的搜索指数跟田余庆教授自身的搜索指数趋势完全一致。我也是因为知道了讣告才了解到有这个人,进而买了他的成名作。

从上面的趋势可以看出来,一个人的死亡,是可以引起短暂的热潮,而之后还是会逐步回归到平静。林奕含的死亡,不是普通的寿终正寝,而是因为精神病症的折磨,加之对文学的信仰崩塌,从而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她的作品《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据说就是以她本人为原型创作的。

这本小说,文笔十分流畅,不是我这种流水账式风格的「某年某月某日,某地,某人做了某事,心情XXX等」。读的时候,虽然没有直接说房思琪内心有多么悲痛,多么痛苦,而是通过各种看似平淡的描写,甚至可以说有些俏皮的话语,让我感觉到很痛心。一个小女孩,天真的口吻,诉说着仿佛不是自己身上的痛苦。文中有一段,李国华带房思琪去新的小旅馆,当李国华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变成了旁观者,仿佛李国华身下的只是一坨肉。紧接着说了一句,自从13岁那次,她的灵魂就已经脱离身体几百次了。

小说里,让我震惊的是,辅导班的老师们性侵学生的行为是可以拿在台面上公开讨论的,甚至还会比较哪个老师上过的学生更多。当学生向社会揭露这些事情时,社会有三个反应,一是这些学生因为没有证据,无法从法律上制裁这些老师。二是网络上的键盘侠们认为是被性侵的女学生主动勾引老师的,就像常见的言论「你之所以被强奸是因为你穿的太暴露」。三是辅导班的领导们都会以遮蔽丑闻为目的威胁揭发的学生。

这样的社会反应,跟大陆这边可谓是一模一样。已经有太多的例子,受害者收到了一次伤害之后,如果揭发加害者,反而会受到社会舆论的二次伤害。正因为担心受到二次伤害,受害者们只能选择忍气吞声,而加害者则可以更加肆无忌惮。我以前跟身边的朋友深入了解过,比较熟的朋友里小时候遭遇过猥亵或者是性侵的比例并不算少见。在这里我不想详细介绍这些案例,只是去分析这些案例应该如何去避免。

首先是我国性教育的严重缺位,最需要介绍性教育的,不仅是小孩子,还有孩子们的家长。正因为这些在孩子家庭教育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家长们自身缺乏性教育,谈「性」色变,他们自身都无法正确且科学的面对两性知识,更何况是让孩子接受科学的教育。俗话说家长要以身作则,家长们自己对「性」表示出抗拒,那么孩子们自然也就无从知道正确的性知识。有部电影里,是母亲想靠漂亮的女儿发财,就让懵懂无知的女儿摆出很多对成年人有诱惑力的姿势,去拍摄儿童色情写真。最终她的女儿把这些当做了理所当然。

其次是社会八卦舆论的可怕,所有人作为普通人时,会妖魔化那些与众不同的人,尤其是受害者的家庭会被周边人的舆论所吞没。这是因为众人缺乏同理心,这个属于社会文化层面,实难改进。可能通过全面的国民教育,能略微改善一点吧。

再就是受害之后的救援措施,受害者的父母不理解她们,畏惧于社会舆论而禁止子女去看心理医生或者报警,从而加大了受害者的精神压力。

以上是我的泛泛之谈,真的要做起来,十分之艰难。且看现在社会对性知识的科普工作难度,就知道了。

鲁迅说的对,现在的社会还是一个「吃人」的世界。到文明社会,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