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习俗

从小到大,在家的时间一直都很短,待得最长的一段时间就是春节。

春节期间,所有亲戚因为或近或远的血缘关系而聚在一起,无论平时在外地行业相差十万八千里,过年的时候就坐在一张桌上一起吃饭。

人聚在一起,平时没有共同话题,就只有通过对比和奉承来制造话题。还有就是送礼,过年送礼这件事,在我看来就有点「等价交换」的意味,关系好的朋友亲戚,送礼就会尽量等价,如果这次不能等价,那就下一次送礼的时候补偿回去。非平等关系里,处于劣势的一方,会给优势方赠与更多的礼品,以示感谢和尊重,这有点像在酒局里,下属跟上司敬酒必须要杯口低于上司的杯口,而且还要主动敬酒。之所以会有劣势的一方,本质上是双方不够独立,有一方的一些利益必须通过依附于优势方才能获取,也就是优势方「施舍」给劣势方,既然是依附于别人,那么自己的价值的定价权也就在别人手里。

每个地区的习俗,就是当地人共同持有的「常识库」,没有人去质疑这个习俗是否合理,如果有人质疑,则会被其他人视为异端。实际上这些习俗,大多数都是八九十年代才形成的,比如说,最近热门话题《弟子规》就是九十年代从台湾引进的修改版。

再比如,像我家那种八九线小县城,23岁的男生如果还没有结婚,是属于剩男,会被老一辈的人拿来饭后谈资。现在这个时代,23岁往往是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自己的生活都没解决,何来谈结婚。就像我,毕业也才一年多,在父母眼中,今年过年居然还不能带个对象回家,真的是很大的问题。他们十分操心,觉得我没能力在外面自己找对象。过年忙着给我介绍朋友认识认识。

当我想跟他们讲道理,「我大学同学大多数也都和我一样是单身」,他们反驳的就是「他们是他们,你是你,我们这儿习俗就是这个年纪该结婚」。当他们祭出「习俗」这个大杀器时,我就无法反驳了。因为,就算我能找到一万个理由去反驳这个「习俗」不科学,他们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只会让他们觉得我这个儿子「怎么这么不听话」。

你看,习俗的力量就是很可怕的。类似于习俗的,就是集体观念,比如说集体荣誉感可以驱动人去做一些个体不会做的事情。《血战钢锯岭》中的男主就是很难得的在集体之中,坚守住了自己的信念。

我在想,习俗既然是可以被创造的,如果有一个办法去创造一个为自己量身匹配的习俗,那这个社会影响力就很大了,甚至可以通过其中去牟利。

跟父母沟通的过程中,经常出现所谓「代沟」的情况。在我的话语体系里,就是两个人的「常识库」不一致,导致双方沟通很困难。

年前和朋友去电影院看了《降临》,这是一部科幻电影,讲述的是地球语言学家和外星生物七爪怪通过各种方式,逐渐建立了地球语言和外星语言之间的对应关系,从而了解到外星生物来地球的目的。

看完电影,我在内心惊叹这拍的太好了,电影中,外星人语言和地球人语言的对应关系,虽然建立的过程十分复杂,但最终还是能够进行沟通。反观电影中的人类,归属于同一个物种,却常常因为沟通问题而产生误解。不仅是中美两国对外星生物的态度不同,就算是同一个营地的美国人,使用同一种语言,也会出现互相不理解的情况。更何谈,是跟我们有不同经历的父母。

我认为,跟父母之间,相处的方式要把握好界限和距离。最近还有部新出的日剧叫做《妈妈,我可以不当您的女儿吗?》里面的母女之间就是没有明确的界限划分,跟《无声告白》里莉迪亚和妈妈的关系一样。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父母现在是逐渐走向老年,我们能做的,且应该做的,就是多给予「陪伴」和「理解」。「陪伴」可以让父母感觉到安心,这甚至比你努力赚钱在北上广深买一套大别墅给他们养老还要重要,「理解」则是要了解父母做事的出发点以及他们的思维方式,我们「理解」他们,这是为了知道如何与他们沟通,「理解」但不需要一定「认同」。

上面说的,也就是我现在努力在做的。现在是可以「理解」父母了,但因为自己还没做到经济独立,没有实现「陪伴」这一点,略有遗憾。


这段时间玩的有点累,所以更新频率降低了,信息安全系列后续会不定时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