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之根

乘车路过友谊南路,左边看到拆围的水泥墙、绞缠的电线、狭窄的街巷、撑出的竹篙上五颜六色的衣裳,右边看到歪斜的广告牌,没有秩序的车站和温州、海宁皮革城。我想这里可能是城市之根。

城市的根并不一定比其他部分光鲜亮丽,它因为有些年岁了,常显得比较衰老。这点同植物完全一样。茂密的叶子挂在新枝上,灿烂的花朵开在阳光下,根系却扎在不为人所见的土壤里。虽然有心思缜密的小清新、历史家、建筑家、摄影家特意寻找城市之根,他们去到上海石库门的里弄、去到修葺一新的昙华林步行街、去到沙面圣母堂的后排长椅,寻找时间沉淀的美感。然而那里的居民却羡慕围城外的高楼、舒适的公寓,明亮的厨厅。他们想要逃离

一座活跃的城市是怎样产生的?一开始可能有一部分土地,禀赋优异,于是在那里(机缘巧合地)集中了更多的人。之后,两个因素使得城市的利维坦快速生长:一是本就庞大的人口基数在自然生育率下提供了更显著的人口增长,二是由于规模经济导致的生活方便对周边的人口产生吸力。如此说来,城市的根便是他突出的禀赋——根健壮,城市就繁茂;根受伤,城市就枯萎。

大庆的根是地底黑亮的石油,北京的根是皇城高耸的红墙,香港的根是维港闪烁的灯火。不知道武汉的根是什么?严肃的历史学家会告诉你,武汉的根是东北郊的盘龙城,商代的金玉陶鼎从这里出土。但是历时来看,虽然不太快,城市的根也在变动。辛亥以降一百年,武汉的根应该是滚滚东流的长江水,江上往来的商贾和码头嘈杂的卸货声。

这显然不够优雅。

城市的管理者可能想许多市民所想:你们这些外地人,来这里做生意可以,能不能不要大吵大嚷、乱丢垃圾。这逻辑是放在哪里都不会错的。北京会想:你们这些农民工,来为城市建设做贡献可以,能不能不要到处睡大街、影响市容。欧洲会想:你们这些北非土耳其新移民,来劳动缓解老龄化问题可以,能不能不要提高犯罪率、扰乱治安。武汉敢为人先的城市精神决定了我们不光得想一想,还要真的伸出援手帮他们一把。于是挖了一条“地下汉正街”,要商铺迁到整齐划一的地下去。

我觉得这方法好,赶紧把窗户外的仙人掌拔起来,根须用小梳子理顺,剪刀剪成一样长,再种了回去。

希望明天的仙人掌更加翠绿挺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