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 信息价值的测量

原文 by John McCarthy, Proc Natl Acad Sci (PNAS). 1956 Sep; 42(9): 654–655.

引言

我们对于未来事件的知识可以用一组概率集合的形式表达 p_1, p_2, \cdots, p_n 。例如,我们可能知道明天天气是下雨,下雪和晴天的概率各是 \frac{3}{8}, \frac{1}{8}, \frac{1}{2} 。在通信理论中我们的兴趣只在于作为消息编码载体的各种事件。就这个目的而言,香农熵 -\sum p_i \log p_i 是不确定性的合适测度,函数 A\sum p_i \log p_i+B 也是这条信息的价值在给定概率下的合适测度。在我们的天气的例子中,我们不仅关心哪个事件会发生,而且更关心到底是不是晴天,因为不论下雨、下雪,反正是坏天气。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证明了一组概率的任意凸函数 都可以作为信息价值的合适测度。并且两个函数在是否合适的意义上是等价的,当且仅当他们相差一个线性函数。

继续阅读“[译] 信息价值的测量”

[译]Chapter 2: Chinese Among Others

二月时美国汉学家Philip Kuhn去世的消息在我朋友间引发了纪念的热潮。老实说我之前并没有听说过Kuhn,但是他的老师费正清应该是中国知识分子家喻户晓的。

他先治清史,跑到故宫博物院看了一大堆档案,作为一个外国人应该是受了不少优待。学界好像对他视角奇绝的《叫魂:1768年的中国妖术大恐慌》评价颇高。这本书我也借来看了,前半部分有点像林毅夫的《中国经济专题(晚清版)》,后半部分翻了一些插画。作为史学的外行而言可读性并不高。但仍然能感受到从民间迷信管窥政治生态的方法之巧妙,心思之缜密。后来转向华裔移民史,代表作就应该包括这本《Chinese Among Others: Emigration in Modern Times》。

我想纪念一个人,光说不做实在不好,要有所作为也不易,《他者之间的中国人》似乎尚无汉译本,我也就勉力译了第二章的一部分(因为版权问题显然不可以,也没有超过全本的十分之一)是为纪念孔飞力。大家都知道,这年头,干翻译纯粹是一件拼情怀的事儿了。

继续阅读“[译]Chapter 2: Chinese Among Others”

[译]艾尔西姨妈

译者按:这篇文章是在芬兰交流时老师给的阅读材料。作者Kjell Westö是芬兰瑞典族作家,原文为瑞典语,译者读到的是英文。此文由英语转译。文中有一句芬兰语:“ihmisen on taakkansa kannettava”,中文意思即为:“一个人必须背负着他生活中的一切东西活下去”,在文中已译出,故不注。

 

八月份的时候,艾尔西姨妈来了。

继续阅读“[译]艾尔西姨妈”